Site Overlay

中超联赛“风险”史无前例

球迷们很难想到,中国足球这一周的难得“燃点”竟是来自两个海外球员:北京时间4月11日凌晨,先是武磊在西甲联赛第31轮比赛中第89分钟奉献绝杀帮助西班牙人队1∶0力克塞尔塔队——这是武磊时隔666天再次取得西甲进球;随后刚刚租借至葡超联赛维泽拉队的23岁前锋郭田雨替补出场迎来留洋首秀,尽管未能取得进球,但他已经迈出第一步,维泽拉队赛季末剩下的6场比赛,或许会促使郭田雨重新规划自己的职业生涯。

武磊和郭田雨均非“孤军奋战”,他们的“榜样”作用仍旧激励着心怀梦想的年轻人不断挑战更高难度。郭田雨的老东家山东泰山队的师弟们刚刚抵达泰国等待接受亚冠联赛的重要考验——山东泰山队派出U21梯队参加本赛季亚冠联赛,4月15日就要迎来小组赛首战,对手是实力强大的大邱FC,而两周之内,泰山队要打完全部6场小组赛,这种压迫感前所未有。

然而无论是边缘处境的武磊、郭田雨,还是不得不投身“魔鬼赛程”的泰山U21球员,他们“有球可踢”的幸福感已经超过绝大多数同行——据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了解,新赛季中超联赛正在经历“史上最难筹备阶段”,“不确定性”使得联赛运营者无法按照计划推进筹备。

4月3日举行的线上会议,中足联筹备组公布了联赛准入名单,相关场地考察人员也同时行动,但随着各地防疫政策的即时变化,原本可以赛会制形式承接联赛的杭州、梅州、武汉等城市目前无法按计划办赛,而相对较为稳妥的解决办法,是利用行政资源将比赛放置于条件完善的“基地”内进行。中超联赛总共约有千人需要进驻赛区,倘以分组分区赛制进行,单个赛区也要具备容纳数百人封闭比赛的资质——可以“借鉴”的是今年女超联赛由上赛季的海埂基地移至海口观澜湖基地进行,球员、教练对于场地状况及后勤保障力度均给予积极评价。

除上述场地问题,联赛时间亦无法确定。以中超联赛为例,结束12强赛征战的国足球员延期回国,解除隔离时间为4月25日,这使得中超联赛在“五一”前开战几无可能,更何况身处上海的两支中超球队(上海海港、上海申花)无法预估可以前往赛区的出发时间,若疫情涉及更多城市导致5月中旬中超联赛仍无法开赛,跨年和压缩赛程无法避免(长期封闭和持续一周双赛对于俱乐部和球员的“伤害”亦要考虑其中)。

一个月前球迷还在惊喜盘算本赛季联赛恢复主客场制的可能性,一个月后联赛如何进行都成疑问:职业联赛在封闭赛会制进行两个赛季之后非但没有“解脱”,反而面临更加严峻考验,中国足球也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眼睁睁看着所有“风险因素”一起涌现。

新赛季还是中超扩军的第一个赛季。从2022赛季起,中超联赛由16支球队扩编为18支球队,在完整的主客场赛制下,这意味着联赛将由30轮延长为34轮,球队将用更长的工作时间置换经济效益。但现有制度下,俱乐部投资方既无法获得高额媒体版权费用,又无法通过“会员制”和“上市”两种经济方式完成“增收”,有俱乐部管理人员为记者算账,倘以全华班征战整个赛季,维持在中超联赛中游排名的全部开销也要2亿元左右,而创收在千万元级别的项目除冠名外委实难寻——中足联筹备组已然完全下放媒体版权费用,但“赛会制”和“未满34轮”均为扣款项目,即便有1亿元实收款项可与18家俱乐部平分,每家俱乐部也只有约500万元版权费用收入,远不能满足俱乐部平衡需求。

这还没有计算多家俱乐部“欠薪”旧账,半数中超俱乐部存在“欠薪”状况,尽管中国足协的“准入名单”留出赛季解决“欠薪”问题的时间节点和相应扣除联赛积分的方法,但没有迹象表明球员对此可持乐观态度,事实上本赛季中超联赛能凑齐18支球队开赛已属不易,但直至联赛开场哨响之前,谁也无法保证今年的联赛不会再遇到新的麻烦。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